分校情

走过春夏秋冬一个轮回,四季的周而复始也使得我把分校看得透彻,如今回想起来,各个季节的景象还历历在目。

初到分校是去年夏末秋初,如今夏天也是刚刚过去,所以夏天的分校给我的感觉更为亲切一些。也许,提到南京的夏天,总是压得人喘不过气来,仿佛已置身于火炉之中。但对于分校的人来说,热虽热了一些,但是不躁,不会把心底的那团火点燃。所以即使是炎热的夏天,分校的人也能达到心如止水的境界。我很喜欢听梁静茹的“宁夏”,总是感觉其歌曲的频率正好和分校的夏天相吻合,是如此的清新、平静。当然,心如止水的我们是不会让自己汗流满面而贻笑大方的,于是便躲在了伞底下。伞本应是雨季的宠儿,如今却成为夏天的守护神了:一群群花枝招展的少女撑着各色的伞,迈着轻盈的步伐嬉笑着走过。于是连太阳也有所收敛,变得温柔起来。而我却认为太阳是好斗的,午后看见少女的抚媚而红了脸,到了黄昏便掩饰不住了,晚霞照红了整个世界,照在分校的人脸上,便像一个个熟透的苹果。此时,坐在喷泉旁的木椅上,手抱一本书,嘴里头含上一根草,加上晚霞斜斜的照在身后的杨柳上,那诗情画意就别提了!

可能刚写完夏天再写冬天有点不合适,但我总以为分校的冬天是继夏天之后最美的季节了。听南京的室友说这儿是很少下雪的,但是去年的冬天,也许是欢迎我们这些远道而来的学子们,竟然毫不客气的下了一场雪!从苏北来的我们对于雪并不稀奇,然而,这场雪却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。北方的雪总是下得没有条理,风把雪到处吹,整个天空浑然一体,从高适送武判官归京的时候可以看得出来,北风卷地百草折,想象一下那是何等的场面,粗犷豪放,熊咆龙吟似的吼叫,听了都让人胆寒。相反,南京的雪下得是出奇的平静,没有一点被风吹过得痕迹,天空依然朗朗,只是空气稍微有点儿凉。于是那雪花儿就排成对的依次而下,一瓣瓣,一条条,从整体而观之,是如此的整齐有序。如果说有一种感觉是我目前认为最齐妙的,那就是在那天我躺在分校的草地上,两手张开成大字型,看雪花儿如撕碎了的云朵一样飘然而至:飘落在脸上,轻轻的吻着你,飘落在衣服上,化成一滩水,飘落在大地,便毫不犹豫的融入其中。直到我看得天旋地转······

至于春天吗,倒不如说是学子们的季节。李白赋诗曰:阳春召我以烟景,大块假我以文章。在这记忆的黄金时段,谁不如饥似渴地学习着科学知识,怀着一颗赤诚的报国之心,眨眼间就过了去。而路旁的小草们好像受我们影响,不断的从大地中吸取营养,努力的生长。而秋天就不一样了,学子们的收成便是在秋天,它是个收获的季节。但是我钟爱秋天是爱它的凋零,在浪漫的人看来,独自一个人走在落叶堆成的小路上,把手插进兜里,哼着歌儿,四处望望,偶尔一两片树叶被风吹到你面前,那时的感觉应该是很美好吧!但是分校的梧桐毕竟还小,无法落下这么多树叶,那只好陪着她一起长大,给后来的学子们留下一片阴凉之地和浪漫因素吧。而我们到那个时候,应该是漫步在柏林的街道上,看欧式的建筑和往来的人群,同样把手插进兜里,哼着歌儿,四处望望,或许身旁还多了一位那!

当然分校之美不仅仅是上述区区,更重要的是人文之美。

早上朗朗的读书声,课堂积极的发言,师生间愉快的配合,老师们的循循善诱······放学之后,我们肩并肩地走着,大声谈论着问题,或者是独自到图书馆看看书,或者是叫上几位同学去球场打打球,于是一天的学习之累便轻松化解了。晚自习之后回到宿舍,整理一下衣服,然后躺在床上,回想今天发生的事情,不知不觉地进入梦乡······
总是很庆幸自己能成为附中分校的一名学子,因为分校的老师能够知道我们需要什么,并且通过循序渐进的方法使我们轻轻松松的掌握。他们的课堂生动有趣,教会了我们用理性的思维剖析世界,用感性的思维感悟世界,使我们认识到事物的两面性,自然界的精彩纷呈。在生活中,老师们会很细心的观察我们、关心我们,并且能够理解我们,并用潜移默化的方式指导我们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和世界观,于是我们也成为了旷达大方,不拘一格,感情细腻,关心他人,善于观察,知恩图报的人了。

任何事情做久了都会感觉到厌倦,任何地方呆长了都会有点疲惫,所以有时候认为校园生活有点枯燥。但是分校的多姿多彩的校园生活我却始终没有感到厌倦。依然记得军训时的艰苦,诗歌朗诵时的投入,歌咏比赛时的激动,文艺演出时的兴奋,运动会4﹡400接力赛的拼搏,英语节的尝试,春游秋游时的快乐······多样化的教学使我成为了一个敢于尝试、独立自主的人。

每次发下来的作业本上面都印着“嚼得菜根·做得大事”的校训,我都会仔细看几遍,品味着它深刻的含义,时刻提醒我不忘刻苦努力,珍惜每分每秒,并努力去实践。

此时站在教学楼的最高层,望着远处的天空,幻想着2年以后,分校将给我一双翅膀,我将挥着它飞向远方······